吕帅希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翡翠价格一次陷害,她在他心里成为一个为了钱可以出卖一切的女人-完美书社

一次陷害,她在他心里成为一个为了钱可以出卖一切的女人-完美书社


这事儿还得从2010年的暑假说起,那是暑假的第一天,这天对我来说绝对是人间惨剧。处了一年多的女朋友因为一部苹果四和我分手了。她正式和学校的一个高富帅好上了。
最让我憋屈的是,高富帅还给我拿了一千块钱。他说我这一年给女朋友花的不过也就几百块,剩下的就当分手费。
那一刻,我感觉屈辱到了极点,但他说的又的确没错。不过我还是故意气他说,女朋友还欠我点东西。高富帅傲慢的看着我,问还欠我什么?
我告诉他,女朋友还欠我精子,应该有几十亿。我话刚说完,高富帅就给了我两个响亮的耳光。要不是女朋友拉着,还不知道会把我打成什么样呢?
我像个SB一样在大街上走着。想到女朋友从此以后就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被别的男人蹂躏。我心里一阵阵刺痛。但又有什么办法呢?谁让咱是个穷屌丝,没钱呢?
正当我胡思乱想时,手机忽然进来条短信。我抱着一丝幻想,以为会是女朋友,但拿出一看却是个陌生的号码。打开一看,上面写着,
“明珠KTV招聘男女公关,年龄十八岁以上,五官端正,身体健康。待遇丰厚,每月2w—10w。”
这种短信我以前也收到过,但从来没当回事。不过这次不同,那上面标注的钱数让我眼红了好半天。好一会儿,我按照上面的电话打了过去,一个声音甜美的女的告诉我,要是想应聘的话,下午可以去面试。
下午去面试的路上,我还是有些犹豫。毕竟这职业说出去有些丢人。可一想到没钱在这社会中就不能生存,我反倒释然了。女朋友也没了,我还在乎那么多干他妈什么?妈的,反正都是笑贫不笑娼。干吧!
我也想开了,既然生活这么狗血!那与其苟延残喘,不如纵情燃烧!来一场轰轰烈烈的屌丝逆袭!
面试地点竟然在一家培训中心。我到时,走廊里男男女女居然站了得有二三十人。妈的,我没想到当个鸭子、做个鸡居然也这么大的竞争压力。
面试我的是个女的,四十多岁。她问我多大,我实际是十八,但我故意说十九,想显得成熟一些。又问我多高,我告诉她1米79。接着又问了几个问题,最后是体检,合格后我被正式录用。
我原以为直接能上班了,没想到还要培训两天。培训的内容也挺有意思,我总结了下就三点。
第一,打消我们内心的羞耻感,让我们没有心理负担,轻装上阵。
第二,看片,同时教我们一些技巧。主讲这个的居然是个三十多的女的。看着一个女人在台上讲这些内容,用现在流行的一句话说,我他妈也是醉了!
第三,如何把握女性顾客的心里,怎么能让她们最大程度的消费。说白了,就是连忽悠带骗。
两天后,我正式到KTV上岗。别人都取了个假名,惟独我傻B呵呵的说了真名,石中宇。
当天晚上,我接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客人。客人是我们领班豪哥安排的。豪哥能有三十左右岁,长的五大三粗。看着挺吓人的。
但我觉得他对我好像挺有看法的,从来之后只和我说了一句话,就是问我叫什么。并且口气还非常恶劣。
豪哥带我们几个进了三楼的豪华大包。一进门,就见宽大的沙发上坐了三个女人。
豪哥一改平时趾高气昂的样子,他谄媚的和其中一个女人说,
“赵姐,我特意给您叫了几个新来的。您挑挑,不行我再给您换……”
我站在后排,趁他们说话时,偷偷的打量这三个女人。那个叫赵姐一看就是个老富婆,穿戴绝对讲究。但岁数得他妈的五十多,个子不高,并且挺胖。一张大饼子脸上画着重重的浓妆,看着都有些吓人龙虎戏凤。
我又看了看另外的两个,其中一个也得有五十。比赵姐强点不多。倒是最边上那个看着还可以,能有三十多岁,身材也还不错。
我就在心里暗暗祈祷,希望最年轻那个选我。
能看得出来,这些人都挺奉承赵姐的,都让赵姐先选。我一听赵姐要挑人了,我马上把脑袋低了下去,还略微弯着腿,让自己看着别那么高。心里开始不停的祈祷别选我,别选我!
“后面那个,抬头!”
赵姐那尖尖的声音一响,我心里凉了半截,但还是马上抬起了头。赵姐还没等说话,豪哥在一边就奉承的说,
“赵姐,你好眼光啊!他叫中宇,是我们这儿最年轻的,刚来的,才19,还一个客人都没接过呢!”
听着豪哥的话,我在心里把他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心里还残存着一丝幻想,希望赵姐没看上我。
但事与愿违,赵姐一句,“就他了”。把我最后的希望也打破了。那两个女的也选了两个,豪哥带着其他人出了包房。
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坐到赵姐旁边的。近距离看她时斗鸾,我心里有些恶心。她脸上涂着厚厚的一层,就像墙上刷的白灰。但还是掩盖不了那些皱纹。嘴唇抹的通红,一张大嘴像刚喝过血一样。
但赵姐却有些得意,她拿手指勾着我的下巴,又在我脸上掐着。转身对那两个女的显摆说,
“你们看看,这细皮嫩肉,还挺帅的嘛?”
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下贱到了极点。连个站街的都不如。那两个女的奉承着说,赵姐今天要吃小鲜肉了。说完他们全都哄笑。而我像个SB一样,手足无措的坐在那儿。
赵姐给我倒了杯酒,让我陪她喝一杯。我犹豫了下,还是端起酒杯,和她干了。
赵姐好像挺高兴,她从皮包里拿出五百块钱,直接伸到我的衬衫中。把钱往里一塞,顺便在我胸肌上用力的掐了下。她他妈好像有些变态,掐的很用力。疼的我差点喊了出来。
我越这样,这个老变态好像越高兴。她哈哈笑着,脸上那层妆都跟着往下掉。她夸我不错,让我好好表现着,今天晚上肯定发我个大红包。
赵姐可能觉得我有些放不开,她站了起来冲我说,让我跟她出去,去客房。
听着她的话,我脑袋嗡的一下。我实在是不敢想象我和她搞在一起的样子。
我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也不敢看赵姐。就低声和她说,
“姐,我陪你在这儿喝会儿酒吧!”
这话我一说完就后悔了。我们培训时就有一条,绝对不能拒绝客人提出的要求。客人的要求越多,也就意味着你的小费越多。
我话音刚落,张姐脸色一下变了小鬼迪克。她知道我那话的意思是不想和她做。她似乎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嗷”的一声大骂,
“你个贱货,真他妈是给你点笑脸了?”
说着,晃荡着她那肥肥的身子,冲上来就给了我一耳光。这耳光很响,,他们四个也立刻停了下来。那两个女的跟着站了起来。最年轻,也是我对她印象最好的那个,她马上走了过来,拿起桌上的一杯酒,直接扬到我的脸上。
“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张姐看上你,那是你的造化,你他妈还这么多事儿!马上给张姐道歉!”
冰凉的酒带着冰块从我脸上滴落,而我完全傻了,根本不知道怎么办请假王。
张姐见我还没动,她更怒了。她忽然一步上前,跳起来朝我脸上挠去。我马上伸出胳膊,想挡住脸。可还是没挡住。脸上被她挠了一下,火辣辣的疼。一定是被这老变态给挠坏了。
老变态开始像疯了一样开始挠我,边挠边骂,
“你个卖肉的鸭子,这回你他妈想卖老娘还不买呢……”
张姐一动手,那两个女的居然一起涌了过来。冲着我又挠又打。我也不敢还手,只能护着脸拼命的挡着。那一刻我他妈憋屈的要死!
而那两个SB开始就傻呵呵的坐在那儿,连个拉架的都没有。好半天,其中一个才忙跑出去叫人。
不一会儿,豪哥进来了。他一进门,忙把这三个女的拉开。他一边小心的赔着不是,一边问说,
“不好意思啊,张姐,他刚来不懂事,有什么事儿你和我说,不用你动手,我马上收拾他!你和他生气犯不上,别再气坏了您!”
这老变态立刻就像个泼妇一样,两手叉着腰,张着血盆大口大骂着,
“你他妈让他马上给我滚,从今天起,我不想在明珠看到这个人!不然以后你别想我带人来你们这儿消费!”
豪哥回头瞪着我,慢慢走到我身边。一扬手洗虾粉,“啪”的一下,重重的扇了我一个耳光。他眼睛盯着我徐若琪,手却指着门口,
“滚!马上给我滚出去,一会儿再他妈和你算账!”
我傻呵呵的出了门。低头老老实实的站在门口。走廊里不时的有人走过,都好奇的看着我。我沮丧到了极点,甚至有些后悔得罪了那个老变态。
好半天,豪哥才从包房出来。也不知他怎么稳住那几个泼妇的。
豪哥也不看我,只是冷冷说了句,
“跟我走”。
我胆战心惊的跟在豪哥后面,不知道他会如何处置我。我心里开始有些后悔,早知道是这结局。不如刚才就答应了老变态。反正也他妈出来卖了,还挑什么买家啊。她虽然又老又难看,但怎么也比母猪强啊。
豪哥带我到了二楼的经理室。我们的经理是个女的,叫芸姐。二十四五岁的样子。我只见过她一次,感觉冷冷的,特高傲。
敲门进去,就见芸姐正坐在沙发上。她手捂着肚子,皱着眉头。看着好像挺难受。
不得不承认,芸姐长的确实漂亮。她还不单是漂亮,关键是她有一种熟女特有的媚,那种媚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
就像她的穿着也和一般的女人不同,盘着头发,穿了件白色的抹胸小衫。下身是一条短裙。她个子本来就高,还穿了高跟鞋,整个人更显得挺拔。
我心里虽然害怕,但还是忍不住偷偷的打量着芸姐。正偷看时,忽然“啪”的一下,我感觉后脖子一疼。豪哥在我脖子上重重的打了下。接着他就对芸姐说我得罪了客人。客人现在很不满意,让把我开了。
芸姐只是冷冷的看了我一眼建水一中,问豪哥到底怎么回事。豪哥就把刚才我和张姐的事情说了一遍。他说的时候还添油加醋,说什么我一进门就和张姐拉着长脸。不但不配合张姐,还和张姐发脾气二三联防。
这些根本都是没有的事儿,我他妈实在搞不懂我到底哪儿得罪了豪哥,他好像就是故意针对我。
但我也不敢辩驳。豪哥说完,芸姐也没说话。她皱着眉头,弯着腰,不停的揉着自己的小腹。能看出来她特别难受。
好半天,她才抬头看了豪哥一眼说,
“他刚来,你怎么就让他上张姐的钟?”
我没明白芸姐的话,难道上张姐的钟还分人啊?
豪哥一听,连忙解释说,是张姐要找岁数小的。他才让我过去的。
芸姐也不说话,但她似乎更难受了,翡翠价格脸色惨白,捂着小腹,弯着腰,整个上身几乎要贴到大腿上了。鼻孔里还不时的发出难受的“嗯,啊”声。
我猜到芸姐肯定是大姨妈来了。我前女友安迪也痛经,一来事儿的时候疼的死去活来的。
我正瞎猜时,芸姐似乎疼的更厉害了。她整个人已经完全蜷缩一块儿了。而豪哥在一旁一句关心的话也没说。反而还追问她,到底怎么处理我。
豪哥的话让我有些担心。我怕芸姐真的把我开除了。我小心翼翼的看着芸姐户太八号,而芸姐疼的始终低着头。额头上已经渗出一层汗珠。她一边轻哼着,一边冲豪哥摆了摆手,只说了三个字,
“开了吧!”
我一下傻了。这他妈刚上班,接的第一个客人,挨顿打不说,还他妈被开除了。
我正傻站着,豪哥忽然走到我身边,冲我就是一脚,嘴里骂着,
“没他妈听芸姐说吗?快给我滚蛋!”
我被豪哥踹的退后一步。但也不敢犟嘴,只好灰溜溜的转身往出走。
刚一开门,还没等出去,忽然就听芸姐“哎呀”一声。我一回头,就见芸姐疼的从沙发上下来,整个人蹲在地上。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
豪哥在一旁想要扶她,但芸姐却连连摆手。她疼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看着芸姐痛不欲生的样子。我犹豫了下,但还是开口说,
“芸姐,你是痛经吧?要不我给你针灸试试吧?”
我话一出口,芸姐抬头看了看我,眼神中既有怀疑,又有些不敢相信。
豪哥马上瞪了我一眼,他不耐烦的冲我嚷说,
“滚,别他妈在这儿添乱……”
我连忙解释说,
“芸姐,我真的会针灸的!我在职高学的就是中医专业。我爷爷也是中医。从小就跟他学,并且之前我还治好过我一个同学……”
我怕芸姐还不相信,马上从兜里掏出针盒,里面装着毫针。因为从小学习,我一直都习惯把针盒带在身边。
其实我说这些话时也并不自信。我的确治好过一个人,那人就是我前女友安迪。但我也只是给她一人针灸过。别人我从来没试过。只是刚才看芸姐疼的厉害,我一时着急,才说了那些话。
芸姐可能也是没别的办法了,她冲我点了点头。难受的说,
“那你试试吧!”
我忙走过去,和豪哥一起把芸姐扶到沙发上,让她平躺。芸姐的确漂亮,她虽然疼的愁眉苦脸,但躺在沙发上的样子,还是特别的动人。
不过我却犯难了,拿出毫针站在那儿不动。豪哥拍了下我肩膀,有些不屑的问我,
“你到底会不会,快点啊?”
芸姐虽然躺着,但她也皱着眉头看着我。我为难的指着芸姐的腿,有些尴尬的说,
“芸姐,得把丝袜脱了。不然我怕我扎不准穴位!”
芸姐楞了下,接着就冲豪哥摆摆手,让豪哥出去。豪哥瞪了我一眼,一言不发的出了办公室。
芸姐见豪哥出去,才忍着疼坐了起来。可能是真把我当成医生了,她竟然也没背着我。直接把手伸到短裙中,开始把丝袜往下脱。
我本不想看,但还是忍不住看着芸姐脱丝袜的动作。芸姐可能是肚子疼的原因,她动作很慢,一点一点的把丝袜脱出裙底。刚要继续脱,忽然又“哎呀”的疼叫了一声。
我本来没好意思过去帮忙。可见她这么疼,就忙过去先脱了她的高跟鞋。
我见芸姐没反对,有些不好意思的问她,
“芸姐,你躺着。我帮你脱吧……”
芸姐皱着眉头,山本一木苦着脸。微微点点头,又躺了下去。
我看着已经露出一截雪白的大腿。心里砰砰直跳。把手放到芸姐的腿上。伸手开始脱她的丝袜。
一碰到丝袜的那一瞬间。那种薄薄的、沙沙的感觉让我心里痒痒的。那一刻,我就一种想法。要是芸姐是我的客人该多好呢。
按我学的来讲,痛经止疼并不是太难。主要就两个穴位,三阴交和足三里。三阴交在小腿内侧,脚踝上面三寸的地方。
芸姐个子将近一米七,但脚却不大。也就三十七码左右。她的脚娇嫩白皙,可以清晰的看见细细的血管。脚趾柔弱无骨,脚掌处是淡淡的粉红,脚心微微像里凹着。一看平时就特别注意保养。
我在脚内侧轻柔了几下。芸姐下意识的把脚往回缩了缩。我知道芸姐有些紧张,就回头想和她说几句话,分散下她的注意力。转过头。做了下深呼吸,拿着毫针对准穴位,慢慢的刺破娇嫩的皮肤,一点点扎了进去。刺到一寸多时,我微微捻了几下。
芸姐下意识的收了下脚。我忙轻轻的摁着,回头问她说,
“芸姐,你现在是什么感觉?”
芸姐闭着眼睛,口气虽然不像之前那么冰冷了。但也没带什么感情的说,
“有些酸,还感觉有点胀麻……”
我一听就放心了,这种感觉正对。我告诉她别紧张。接着开始轻揉芸姐的小腿,找到足三里的穴位,再次把毫针扎了进去。
两个穴位扎完之后,需要挺五到十分钟。这时候再在关元、天枢和气海这三个穴位按摩,止痛效果是最好的。这三个穴位都在小腹处。
我给芸姐针灸时,她的手一直放在小腹处。我过去刚把她手拿开,她一下睁开了眼睛。我马上解释说,
“芸姐,这有两个穴位,我给你按摩下!”
芸姐冷冷的看了我一眼,没再多说,又把眼睛闭上了。她这高傲的态度让我有些恼怒。我他妈这给你治病,倒感觉好像求她似的。
妈的!要不是看她长的漂亮,加上我还想在这儿继续干下去,我才懒得管这事儿呢!
好一会儿,芸姐终于好多了。我这才恋恋不舍的把手拿开,把针拔了出来。芸姐也站起来整理衣服。她脸色绯红,整个人比之前精神不少。
收拾好后,我小声的和芸姐说,
“芸姐,没事我就先走了!”
我以为我这么说,芸姐肯定得说几句感谢的话。谁知她只是在鼻孔里嗯了一声,再没多言。
我有些失望,但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朝门外走去。刚开门,芸姐忽然在我身后冷冷的说,
“你明天照常上班吧!”
芸姐的话终于是让我一块石头落了地。但我心里还是有些不爽,老子帮她治了病,她他妈还和老子摆一副臭脸子
我虽然没被开除,但日子也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好过。之后两天的时间里,我居然一个客人都没接到。两天晚上我完全就是在休息室度过的,豪哥根本就没给我安排活儿。
最让我气恼的是,KTV最忙时,他居然让我去打扫公共洗手间。要知道在KTV里,这活儿都是保洁做的,连服务员都不用干的。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大的意见。当时我第一想法就是去他妈的,老子不干了。不过一想到要赚钱盼你乐,我还是忍住了。
其实我还有个更深的想法,那就是芸姐。这两天我也见她两次,她还是和从前一样,冷冷的,也没正眼看过我。
但不知为什么,我就是喜欢看她,一想到她那滑嫩的皮肤,我就有些蠢蠢欲动。我心里暗自YY着,哪天能和她在床上好好翻滚下。
我收拾完洗手间回到休息室时,里面就一个叫杨军的在。杨军是我们这组男公关里和我说话最多的,他二十四,但来明珠已经五年了张丰毅霍凡。他高高瘦瘦的,脸色却特别苍白。一看就知道是纵欲过度的结果。他人不错。告诉我不少行里的规矩。
杨军见我回来,他还以为我上钟去了。就笑着问我感觉怎么样,收了多少小费。
我苦笑,告诉他说我去打扫洗手间了。杨军一愣,接着叹了口气说,
“你小子啊,还是不懂事儿。你以为做咱们这行这么容易呢?这里面的说道多了去了……”
我一听这里面有学问,忙给他递了支烟。让他教教我。杨军朝门外看了眼,见没人。才小声告诉我说,
“我看你这小子还挺实在的。就和你说说吧。你刚来,想要接到好点儿的活儿,你得把豪哥搞定啊。客人选人可都是豪哥带着,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你怎么也得先和他意思意思啊……”
我他妈怎么也没想到,当个鸭子居然还他妈这么多的说道。还得拍领班的马屁。
杨军见我好像有点开窍了,又告诉我说,
“豪哥爱抽烟,你给他买两条好烟。到时候他给你安排两个款姐,什么不都出来了……”
杨军的话的确有道理,我之前想的也的确太简单了。但我兜里不过二百多块钱,加上之前那个变态的老女人给我的五百小费。一共才七百多。但我还是咬咬牙,去超市买了两条玉溪。
第二天傍晚一上班,我就带着烟,直接去了豪哥的办公室。豪哥的办公室离休息室不远。我特意早点去,怕别人看见。敲了几下门,好半天,豪哥才在里面喊了声进。
豪哥一见是我,他楞了下。显然没想到我来找他。
我忙把怀里的两条玉溪拿出来,放到他办公桌上,小心翼翼的说,
“豪哥,我这刚来,也不懂事。还麻烦你多照顾……”
豪哥听着嘴角一撇,他冷笑了下,从抽屉里掏出一盒软中华。慢慢打开,抽出一支点上后,才不屑的看着我说,
“我平时抽这烟!”
软中华将近六百一条,而我送的玉溪才二百一条。豪哥这就是故意羞辱我。我虽然明白,却也无可奈何。只好尴尬的站在那儿。豪哥又冷哼一声,冲我摆了摆手,让我出去。
我气得够呛,给他送礼还被他羞辱巴丹死亡行军。妈了逼的,嫌我烟不好,那你他妈别要啊?太他妈能装了!
回到休息室时,杨军已经来了。他见到我立刻就问给豪哥送礼了吗?我把刚才的事情和他讲了一遍。杨军听完楞了下,接着骂了声“草”,再就不说话了。
晚上一直到十点多时,豪哥也一直没安排我的台。我心里有些郁闷,看来今天又完蛋了。
正胡思乱想时,杨军回来了。他身后还跟着豪哥。一进门,杨军偷偷的冲我挤了下眼睛。我没明白他什么意思王佳杀夫,接着豪哥说,
“你现在去318……”
我一愣,没明白豪哥这话是对谁说的。杨军见我傻愣着,马上在旁边提醒我,
“中宇,愣着干什么呢?豪哥让你去318呢,快去啊……”
我这才明白。刚想说话,豪哥转身走了。我忙跟了出去,豪哥却让我一个人去了318。
我忐忑不安的到了门口,敲门进去。就见一个二十八九岁的女人坐在沙发上。
没等我说话,她就冲我妩媚的摆了摆手说,
“中宇吧,过来坐!”
我这回可不敢再犹豫了,马上过去坐到她的身边。一坐下,我就给她倒了杯酒,小心的说,
“姐,你喝杯酒吧?”
她咯咯的笑着,接过酒杯说,
“不错,还挺懂事的吗?你就叫我胡姐吧……”
说着轻轻的喝了一小口。
我这才仔细打量着胡姐。她长的挺漂亮的,画着淡妆,穿个件粉色的对襟短袖。上面的两个扣子故意解开,露出了一小部分。
我正看着,胡姐忽然一转头,她笑吟吟的看着我,
“小家伙,是不是偷看姐姐呢?”
我有些不好意思嘿嘿笑下。
胡姐好像挺得意,她咯咯笑着,在我脸上轻轻掐了下,紧盯着我,媚眼如丝的问,
“姐好看吗?”
我马上点头,本来想多说几句奉承的话,但一张嘴却只傻呵呵的说了两个字,“好看”。
胡姐笑的更开心了。她在我脸上摸了摸,笑呵呵的说,
“小弟河南大学校歌,别紧张。姐又不吃人呢……”
说实话我心里真挺紧张的,怕哪句话说错了,再惹她不高兴。别像上次那老变态似的,再挨顿揍。真要是那样,不用豪哥开除我,我自己也得滚蛋了。
不过我越紧张,胡姐好像越开心。她一边和我聊天,一边用话逗我。但我却不知道我该怎么办,她问什么我就傻呵呵的说什么。
胡姐又喝了口酒灾变之刃,她忽然斜眼看我说,
“小弟,你不老实啊,和姐姐说谎……”
我被胡姐的话吓了一跳,磕磕巴巴的说,
“胡姐,我,我没撒谎啊?”
胡姐呵呵笑说,
“你说姐好看的,可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啊,像个木头似的坐在那儿……”
我马上辩解,
“胡姐,我,我是不敢怀仁九中。怕你生气。我其实早都……”
我话到一半,硬生生的咽了回去。胡姐却咯咯笑着,追问,
“都怎么了?”
我看了胡姐一眼,没好意思说,
胡姐哈哈大笑。她转身面向我。两手搂着我的脖子,两眼妖娆的盯着我,压低声音,故意挑逗我说,
“真的吗?没骗姐姐吧……”
我傻呵呵的点了点头。她在我脸上亲了下。接着用力的掐着我的脸蛋,大笑着说,
“小弟啊,你太可爱了。逗死姐姐了!走,姐姐带你去别的地方……”
草,我心里暗骂了声。这他妈还是第一次有人说我可爱。我可爱个毛啊,我之所以这么顺从,完全是被上次那个老变态给搞害怕了。
胡姐说完,就叫了服务生结账。出门到了停车场,胡姐把她的一辆红色的M6开了过来。
上车后,我也不敢问胡姐去哪儿。倒是她不停的和我说话,说明天要带我去这儿去那儿的。我一愣,有些不解的看着胡姐。胡姐也看出我的疑虑,她反问我说,
“你这两天都跟着我,没人没和你说?”
我摇了摇头,豪哥根本就没和我说过。但心里却挺开心的,杨军曾告诉我,做我们这行的希格斯场。能被人包,哪怕是短期的,也是最理想的。他说一个是挺轻松的,不用那么累,再一个小费给得多。
我心里暗自琢磨着,难道是我给豪哥的那两条烟起了作用,他才给我安排了这么好的活儿?
胡姐带我去了一家酒店。进门后,我还是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那儿。
但胡姐却毫不在意。她把手包扔到沙发上。高跟鞋啪的一甩,甩到了地中央。
这一脱完立刻弄的我面红耳赤。我虽然知道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但心里还是有些紧张。
胡姐见我还傻呵呵的站在那儿,就咯咯笑着说,
“我的傻弟弟,想什么呢?去洗澡啊……”
我这才慌忙的跑进浴室。急急忙忙的脱衣服开始冲澡。被水这么一淋,我清醒多了。不管怎么样,我也挺幸运。第一个接的客人,就是像胡姐这么漂亮的。我就暗想,今晚一定好好表现。让胡姐满意。
这么一想,我也放开许多。出来时,胡姐正半躺在床上,她已经换了件睡袍变态家族。
见我出来,她抬头看了看我,笑了笑,在我咽口水的声音中,轻轻脱掉自己的睡袍,露出两个丰满的、雪白的……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神州传奇,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