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帅希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老年产品一生都在挨打的阿杰-我们是有故事的人

一生都在挨打的阿杰-我们是有故事的人

狗眼看世界,猫眼看人生丰收锣鼓。
炉火旁听故事,屋顶上想心事惠安人才网,
人生漫长且美好,
那些义无反顾的成长岁月、珍贵无比的生活故事,
不如说给猫君听。
到了初中,来到一个新地方,阿杰终于摆脱了唯唯诺诺的样子,成为一名小混混饥饿之寒。
一生都在挨打的阿杰
作者 |李永来


过年回家时,母亲告诉我,阿杰死了,他去工厂偷东西姬如千泷,被人抓住,不小心打死了,人家赔了些钱,现在阿杰的爷爷奶奶正和大儿子一家闹呢。
母亲的声音很平静,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我怔了怔,没有回答。
阿杰这次的骨头,终于不够硬了。
我回想起和阿杰一起玩耍的情形,已经是十多年前的记忆了,久远得像上辈子一样。
阿杰是个孤儿,在他大约五岁时,父亲因病去世,不久母亲带着大姐改嫁,留下阿杰和二姐,交由爷爷奶奶抚养。
我至今仍清楚地记得,在父亲临死前,阿杰的奶奶去村里的老中医家,寻求最后的希望,头发花白的老中医无奈地摇摇头。阿杰的奶奶也没有多费口舌,快步赶回家亳州风华中学,继续守在病危的儿子身边。
阿杰那时还年幼,不理解大人们为何如此严肃,即使是在父亲的葬礼上,也只是在长辈的呵斥下才挤出了几滴眼泪。
阿杰和二姐开始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阿杰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仍然到处疯跑,和我们一起玩耍。过了好久,我才注意到,阿杰越来越瘦金马岛,越来越黑,个头似乎也停止了生长。
有人问阿杰想妈妈吗?阿杰没有回答,黝黑的脸上面无表情。我当时毕竟还是孩子,不理解这个问题,直到数年后,阿杰的母亲第一次回来看望他们姐弟,因为顾忌村里人的闲言碎语,只愿意走到村后的小树林里。
二姐率先跑到了母亲面前,而阿杰躲在已经荒废掉的自己家的院墙下,默默地哭泣。

阿杰的堂兄叫李大鹏,比我们年长两岁,身强体壮,是我们这群孩子的老大。李大鹏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他想和更大的孩子一起玩,那些大孩子们已经是高年级的学生,甚至是初中生了。
每个周五的傍晚,他们都会聚在一起,和村中另一队王姓的孩子进行决斗。
大孩子们给李大鹏出了个难题,他必须证明自己足够心狠手辣,李大鹏瞅了瞅身后我们这帮小弟,目光落在了阿杰身上。顿时,阿杰的惨叫声响了起来,李大鹏对着自己的堂弟下起手来毫不留情,我手足无措地站在一边,大孩子们则看得津津有味。
李大鹏如愿以偿地跟着大孩子们走了。阿杰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吐出一口掺杂着血丝的唾沫,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我知道,挨打这件小事,对于阿杰已经习惯了,在我们这个小团体中,阿杰挨打的次数最多,被打得也最惨,而且是那种只能挨打,不敢还手的角色。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阿杰很抗揍,即使被打得再惨,还是会如无其事地站起来,而且无论谁打了他,都不记仇。
我当时还不能理解阿杰为何如此懦弱。
直到有一天,我们俩看到邻居李婶新养的小狗跑出门外,便去逗它玩,小狗汪汪叫着追我们,这时李婶的儿子阿强跑了过来,对着我俩一人一个巴掌,吼道:“小狗是我的。”
我俩怔怔地站着,听到动静后的李婶迅速跑了过来,看了我俩一眼,然后把阿强拉到一边,责备道:“你干嘛动手打人?而且你打阿杰就算了,怎么还打明明(我的小名),他母亲知道了肯定不愿意!”
这一刻我明白了,孩子们之所以敢无所顾忌地欺负阿杰,是因为他是孤儿,没有人保护他,给他撑腰。
这只是一件小事,阿杰没有往心里去,依旧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我也没有向母亲告状,因为李婶给了我一颗奶糖作为安慰脯组词,我把奶糖掰成两半,和阿杰一人一份,然后跑到别处玩耍去了。
在学校,阿杰也是最不受老师欢迎的学生,成绩差,衣服脏,每次交学杂费都要拖上好久。我也被老师明里暗里地提醒过好几次,不要和阿杰一起玩。
二年级的班主任是一个脾气暴躁的年轻女人,动不动就对学生拳脚相加,最常用的理由有两个:一是我这样的好学生成绩退步了;二是阿杰这样的坏学生违反了纪律。
冬季的一天,包括阿杰和我在内,十几个孩子,在讲台上站成一排,轮流接受班主任的惩罚。当时是零下十来度的冬天,很多孩子都带着暖和的皮帽。在挨打前,我们都会把帽子摘下来,因为班主任不喜欢我们带着帽子挨打。
这一次挨打时出了意外,每顶帽子都有两条细绳,平时都会系在下巴上。阿杰的旧帽子系成了死扣,轮到他时还没有解开。班主任一把抓住阿杰的帽子,把他拽到身边,一脚把阿杰踹到了讲台下。
阿杰没吭声,但是他的帽子却被撕成了两半,一半在阿杰的头上,另一半被班主任扔到了地上四书五经六艺。
第二天,阿杰带着那顶明显被针线缝过的旧帽子继续来上课。
到了初中,来到一个新地方完美微笑公式,阿杰终于摆脱了唯唯诺诺的样子,成为一名小混混。似乎是要发泄自己总是被人欺负的屈辱,阿杰打起架来下手颇狠,在学校里恶名远扬,很多学生见到他都绕着走。
一天上校的千金妻,阿杰找到我,说:“听说有人欺负你黄氏女游阴?”我摇摇头。
其实的确有人找我的麻烦,不过我不想告诉阿杰。自从上初中后,我俩的交集已经很少了。我的性格有些懦弱,宁愿吃亏也不想惹上任何麻烦,对于像阿杰这样的小混混,我向来都是敬而远之。
阿杰看着我,说:“明明,其实我是想让你打我一顿,让同学们知道你比我更狠,这样一来就没有人敢欺负你了。”
看到我仍然摇头,阿杰有些不甘心,还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摇摇头睡睡有今朝,沉默着走了逆转流星。
直到多年后,阿杰死前和我见的最后一面,他告诉我说:“其实我一直都想让你打我一顿,在我们那群玩伴中,你是唯一没有打过我的。在我父亲去世前,我是打过你的,打过你好几次。在我父亲去世后,我挨了无数个伙伴的无数次打,我都麻木了,但是你一次都没有加入他们伴奏酷。在我挨打的过程中,我一直有一个期待,不是停止挨打,而是挨一次你的打。这样我就可以说守夜人誓词,我没有对不起任何人。”
我听了阿杰的话沉默了,我虽然没有加入那些施暴者的队伍,却也没有阻止过他们,一次都没有。翁其钊这事无关善良,只是懦弱。我甚至都不理解阿杰为何如此在意我没有打过他大野爱果。
不过我没有机会弄清楚这件事了。

阿杰只上了一年初中,就跟着村中的长辈到南方电子厂打工去了。
此时的阿杰已经变成了名副其实的问题少年,多次偷拿厂里的材料去外面卖平田弥里。终于在最后一次被保安抓到炫彩泡泡龙,据说阿杰被抓住后态度嚣张,保安盛怒之下动了手,一不小心就把人打死了。
这一次,阿杰的骨头终于不够硬了。
我不知道这次阿杰挨打时是否和小时候一样,一声不吭。后来工厂赔了笔钱,这事就算结了。
阿杰去世后,在关于赔偿款的使用上,阿杰的爷爷奶奶和大儿子一家起了争执。阿杰的大娘(豫东一带对伯母的称呼)是一个彪悍的女人,她建议先用这笔钱给李大鹏娶媳妇,遭到了阿杰奶奶的反对,婆媳俩就在大白天互相谩骂起来。
我被这种谩骂声吵得心烦意乱,便走出家门,看到李大鹏正蹲在一旁默默地抽烟,任凭身旁自己的母亲和奶奶相互指责对方。李大鹏的母亲骂道:“当初养这孩子(阿杰)我们一家也出了不少钱,大鹏还用自己卖爬蚱的钱给他买过一双凉鞋呢。”
阿杰的奶奶反唇相讥道:“你只说自己的好,怎么不说阿杰替你们家干了多少活,累得个子一直长不高,给你们家烧火,熏成了黑小子。这些事你怎么不说?”
李大鹏站起身,喝道:“别吵了。”他的母亲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骂道:“胳膊肘往外拐,养了你个白眼狼,阿杰那双绿色的凉鞋不是你买的吗?”
李大鹏恨恨地说:“是我买的,用阿杰自己卖爬蚱挣的钱买的。”阿杰的奶奶在旁边得意地笑了,嘲讽说:“看吧,人要是缺了德,亲儿子都不帮她。”
我被这种争吵声搞得头疼欲裂,脑中却不自觉地回想起了小时候的一副场景:总是有很多孩子取笑阿杰的身高,李大鹏每一次都耐心地给我们解释:“有的人早长,有的人晚长。阿杰是晚长,过几年阿杰就会长高了,二十三还能猛一蹿呢。”
李大鹏终于没有等到那一天,阿杰在自己二十二岁时就被人打死了。
不知为何,有一幅场景在我脑中挥之不去:幼小的阿杰挨打时,总是蜷缩着身子,既不求饶,也不喊疼,只是默默承受着,一直到那些人打累了,然后站起来,继续和大家一起玩。
但愿阿杰在天堂不再挨打。
图片来自网络。
-END-
作者介绍:
李永来,老年产品笔名风月明,河南郑州人包菜炒肉,业余文字爱好者。

About us
真诚讲述世间每个平凡人的职业和人生故事
带你遇见“一千零一种人生”
我们是有故事的人|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官方故事平台
Contact us
投稿/商务合作/咨询
微信后台留言or 邮箱:wmsygsdr@163.com
-往期回顾-
独家约稿|如果你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请来这里
没在北影厂门口蹲过活儿的人,不足以谈梦想
我把我的姥姥拉黑了
它只是你的一条狗,但你却是它的全部

当你可以跟一个人不说话,分享片刻寂静,且不会觉得尴尬彩虹表,
那一刻你就会明白,你遇到了对的人。
——《低俗小说》
遇见“一千零一种”人生
有趣的人,终将在这里相遇


“我们是有故事的人”新书推荐:《且以初心过人生:你好“翻译官”》
目前该书已面市,点击“阅读原文”,进入购买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