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帅希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肚脐周围疼一纸婚约,婚效四年。他却疯狂爱上她,霸占着她不肯放手。-缘梦阅读

一纸婚约,婚效四年。他却疯狂爱上她,霸占着她不肯放手。-缘梦阅读

北风那个吹啊~罗云妩紧了紧大衣的衣领,秋天的晨昏时分冷得真教人哆嗦还要坚持在这执岗真悲催。她望了望这处岗点,刚刚陈队长与几个同事都进监控车去吃早餐了,留下她一个人守着。
从昨晚零晨起她们队的任务就是守住这一区盘查可疑车辆,据知情人报料,有某茬恐怖分子准备今晚把军火运出京都,结果守了几个小时仍毫无收获。
“085,呼叫085。”
对讲机突然呼叫。
“085收到请讲。”罗云妩说。
“四点钟方向辅道处刚刚停了一辆白色奔驰,车牌看不清楚且车子莫名震动情况不明比较可疑,你先过去看下情况,对方有可能是我们的目标,你先过去我们马上就到。”陈队长在对讲机交待道。
有情况!罗云妩马上来了精神,准备过去看下。
目标出现了!罗云妩全身上下都兴奋起来,丫的,爷在这里喝了一个晚上的西北风终于姗姗来迟了哈,一会爷抓到你不狠狠折磨你爷就不姓罗!
“注意别冲动。”不放心的陈队长又交待了一句。
“收到!”罗云妩特别来精神,借着晨曦的光大步流星的往四点钟方向去。
走了大约两百米,果真是在辅道旁停放了一辆拉白色的奔驰,天色还是稍暗,看不清车中情况。
好家伙!罗云妩走过去,拍了拍车窗说:“同志你好汉魏文魁,请下来接受检查,交警执勤。”
“……”
没有动静,莫非心虚?
“同志,快下车接受检查。”罗云妩再喊。
“……”
继续无人应答中刘弘章。
“哎呀,还和爷杠上了是吧!”罗云妩皱了一下眉头,把车窗拍得“哐哐”响:“赶紧的,不然我不客气了。”
“你拍什么拍,拍坏我的车窗要你赔!”车窗一下子拉下来,一个女子脾气火爆的望着罗云妩骂。
长得很标致的一个女子,高挺的鼻子下长着一张樱桃小嘴,柳叶眉弯弯的,一双丹凤眼水汪汪。
靠,怎么现在走私军火的都成这么漂亮无害的姑娘了井草圣二?
罗云妩弯下腰一看,好家伙,这车厢里面竟然还有一男的!好帅的一帅窝,五官如刀削般菱角分明,一双浓眉斜飞入鬓。那男的抱着女子,靠在车窗边半眯着眼睛但眼睛又不时眨着似睡非睡的样子。
这姑娘原来是坐在男子身上的,还有……这二人的衣衫似乎有些不整……姑娘上衣扣子解开来正用一只手紧握着胸前的衣服,而文胸带子都露出来了,往下看,身下正穿着一条短裙,坐在男子身上,那短裙把二人重点部位遮蔽着……
靠,丫就想借用这样的方法来掩饰你们偷运军火的恶行?碰上你姑奶奶罗云妩我就叫你无地遁形!
“下车,把证件拿出来接受检查。”罗云妩挑了挑眉头说。
依她所看过的那些TVB警匪片情节中,潜逃的嫌疑犯差不多都这样掩饰,在她认为里,这车上的一男一女就是目标无疑!
哼哼,今日落入爷的手里算你倒霉。罗云妩咬牙切齿磨拳擦掌的准备对付一切黑暗势力。
同样刚让打断好事的周青瑶肚子正有一泡火没处发呢,她耍着性子就是不下来,还啪的一下把车窗关上,不理罗云妩怎么喊叫,想把车开到另外一处更偏的地方继续后续事件。
哎呀,得瑟是吧!
“呼叫拖车队,呼叫拖车队!”罗云妩拿出对讲机道:“G013XX国道请求拖车队支援,收到赶紧派出拖车。”
“你!你敢!”车上的周青瑶气得不轻,又打开了车窗就想伸手一把掴在正把头探进来的罗云妩的脸上,可让罗云妩反手一推,周青瑶往后一倒整个人重重的撞在男子身上。
“你姑奶奶有什么不敢的!”罗云妩摆了摆手上的对讲机。
让撞了一下的男子睁开眼睛,似醒没醒的样子显得一副疲惫。他一把推开周青瑶,才发现自己的裤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让扒到大腿处而里面竟然连内裤都让剪破了。
“哟,还真是在办事啊!”罗云妩盯着男子那鼓鼓的地方讽刺的笑。
男子的脸一下子黑了起来,马上又抓过周青瑶用她的裙子挡住,赶紧把裤子往上一提却发现裤子竟然也让剪破了!
一记凶光射向周青瑶芬组词,吓得她眼泪都掉下来了。
切,真会作戏,刚才还凶悍得不行这下就装可怜?太会作戏了吧!
“哇——呜,楚狂哥,人家是真的很爱你的。”周青瑶哭啼出声。
那叫楚狂的男子面如冰霜,冷道:“滚。”男子像是要杀人般,脸又黑又冷,声音不大但是却有一股强劲的威慑。
周青瑶仍然是哭哭啼啼的,偷偷瞪了一眼搞垮她好事的罗云妩,她喜欢这肖楚狂多时,本来是就要成功了,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哟,演得还蛮像的啊,中戏出来的?”罗云妩讽刺道。
“你,女人,赶紧滚。”已经很烦躁的肖楚狂冷冷的扫了一眼罗云妩,把衣服拉上来结果裤子让车座下面的勾子给扣住了。
“操!”肖楚狂骂出声来。在地上捡起手机,拨了个电话:“吴一凡,你他妈滚哪去了?赶紧给老子送套衣服来,记得拿上内裤。”
“哎呀呀,别以为你说的是暗号我就不知道你在搬救兵啊!”罗云妩一把抢过电话,没收!
“给老子滚。”已经很烦躁的肖楚狂声音冷得如同寒冬的冰雪。
长期与交警合作的拖车队办事效率就是快,不一会就到了。
“来得真好,师父赶紧把这车套起来。”罗云妩不畏强暴的朝肖楚狂哼了一声。
她朝拉车师父挥了挥手道:“拉走!”,人便骑着铁马跟着。
“呜呜,怎么办?好丢人啊呜呜。”从来没试过那么丢人的周青瑶这下哭得更厉害了,此时她姿势不雅的正让拉着招摇过市,现下天色也慢慢明朗起来,很多市民都出来逛公园吃早餐买菜了。
肖楚狂冷望了一眼周青瑶,把她拉开这下也不挡住他的那某处了,还双手抱在前胸故意盯着罗云妩。
让盯得发毛的罗云妩脸都红了,她不屑地说:“不要脸。”
“老子看你是春心荡漾,想试下你肖爷的功力啊?”肖楚狂很不悦地冷嘲,眼神阴冷的直想杀人。
“嘿我说你这人怎么那么不要脸?你可少惹火你姑奶奶我啊,今天你可是落到我手里了。”罗云妩真想停下车去抽他上扬眉。
一个冷箭射过来,那振慑力如同是想把人都给冰封住一样,到底是什么人物才能有这样的气场啊?对,一定是黑道头目!可是自己安慰不了自己啦,一种莫明的危机感直冲罗云妩全身。
很快就到了局门口,车子刚停下,罗云妩把铁马停好,便见后面追来一辆绿色越野车三色旋花。
车子下来一名穿着军装的男子,手上拿着一套衣服走过来。
“老大,衣服拿来了。”吴一凡把衣服递进去,才瞄了一眼脸马上便刷地白了,我的天爷,老大怎么狼狈成这样了!他收到老大电话,追踪GPS定位而来,没想到……实在太激烈了!无限YY的吴一凡也看了一眼衣衫不整的周青瑶,再看下穿着交警服装的罗云瑶,思想的可发挥空间更大了。
“吴一凡,把周青瑶给老子拉下去,老子要换衣服。”肖楚狂低吼道。
动作很快,肖楚狂把哭啼不停的周青瑶推下车子,怦地把门关上,竟然当着罗云妩的面换衣服!
“你们休想金蝉脱壳,告诉你,有姑奶奶在今天你们跑不掉了。”罗云妩自信满满的用大拇指指着自己说。还掏出对讲机说:“呼叫队长农家药膳师,目标人物已经抓到,杨柳松现就在局子大院门口,请求增援!”
“人都在局子大院门口号还增援个鸟啊!直接把人拉进办公室去,我稍后就到。”陈队长在对讲机的另一头讲完就断了。
刚收电话刀剑泪,换好衣服的肖楚狂从车上走下来,那高大的身影站在罗云妩跟前,罗云妩只觉得眼前的光一下子便让这厮给挡住了。这人没事还长那么高干嘛!
抬头一望,罗云妩气得不轻,太无耻了这人,竟然还敢扮解放军!身上穿着的正是军绿色的陆军装。
这男子还真是一个祸害啊,穿上军装后显得英气十足,连剪的平头都衬得他如此有男子气概。
“军装!你丫不是贩卖军火的吗?”罗云妩有点傻眼了。
“你见过有那么张狂的军火走私商么?”吴一凡昂头望着罗云妩反问。
肖楚狂冷酷地睨了她一眼,吩咐吴一凡道:“吴一凡,给市委打个电话,立马把这区的交通局局长喊来见我。”
肖楚狂不等罗云妩带路,自己直闯局长办公室了。
“嘿,你别以为你老爸是李刚我就怕你啊!”这下罗云妩可不服气了直跟着肖楚狂身后走。连她的目标人物之一的周青瑶都不管了。
罗云妩跟进局长办公室就看到肖楚狂老神在在的翘起二郎腿坐在局长的大班椅。
“喂,你别太过分了,这位置是你坐的吗?”罗云妩一巴拍在肖楚狂大腿上,立马便后悔了,奶奶啊这肌肉怎么那么结实还会反弹把罗云妩的手拍得痛死。
肖楚狂骤然一扣,把罗云妩的手腕一掐,罗云妩整个人都跌落在肖楚狂身上。
靠!罗云妩马上弹起来一个飞脚踢向肖楚狂,一想到这丫的刚刚与那姑娘在车上才震完,罗云妩全身都起鸡皮疙瘩。肚脐周围疼
肖楚狂深邃的双眸迅地幽暗下来,目光透着危险的信息如同利刀般直射向罗云妩。
罗云妩摆着一副架式准备与他拼了,可自己竟然把自己给绊倒了,直直的就倒向肖楚狂身上来。
哎呀妈啊!罗云妩再睁开眼睛时,便发现自己的嘴巴正贴着肖楚狂的嘴巴了。她睁圆丹凤眼,眼珠子碌碌地转了一下。
“你就那么想投怀送抱?”肖楚狂邪魅的望着这女人的脸在他跟前放大,一手钳住她的腰,脸带邪笑的看着罗云妩冷说:“你继续能啊。”
“妈啊,我的初吻!”罗云妩抚着嘴唇,脸色都白了,她守了二十一年的初吻,竟然就给了这么个痞子!心有不甘啊不甘!
这时,对讲机突然响了,传来陈队长急促的声音:“罗云妩!你丫搞的什么鬼?你抓到的到底是什么人?!走私军火的刚在G0133XX国道高速口抓获,你赶紧放了误抓的市民!”
啊!罗云妩如同是让五雷轰顶般炸天,她瞪大眼睛望着刚把她的初吻夺走的肖楚狂,立马捂着嘴唇,哼,他就算不是黑社会贩卖军火的头目,也是个切头切尾的色狼!
“罗云妩,你丫赶紧出来,看你给我惹的什么事!”
老远的便听到局长大人那哄亮的声音了,语气中透着无比的焦急以及烦躁还有一丝无奈。
罗云妩!肖楚狂听到这熟悉的名字,那冷峻的双目闪过一抹温柔,怀疑地望着眼前这大大咧咧的女人,她是那个小屁孩?
“局长,快来抓色狼!”罗云妩挣不脱肖楚狂那如同铁钳一样的手掌听得局长的声音便大叫道。
局长火急火燎的走进来,一望到肖楚狂,连肝儿都发颤了海胆炒饭。
“首长好!”局长给肖楚狂行了个军礼。
“首长……”石化!罗云妩抽了,她这才发现这痞男子的肩上是一杠一花啊陈幼坚!少将!妈啊!罗云妩懵了,心里七上八下的,这下死了踢到钢板了。
强压着内心那泛动的情绪,肖楚狂想先搞清楚眼前这女人是不是就是他认识的那个人,他放开罗云妩,把冷眼“嗖”的射了一下局长大人,局长大人冷汗都冒了。
“你就是局长?”肖楚狂冷咧的一睨。
“是是是太爱肽,只是首长,这小丫头不懂规矩,冒犯您老,还请原谅哈。”局长大人又是弯腰又是哈躬的。
“啪!”肖楚狂用力拍在案上,正义凛然的执问:“你身为局长怎么管教下属的?身为交通警便可以暴力执法?你头上那顶乌纱帽还想不想戴了?”
此刻局长只感觉自己的身上都汗湿了,这大早上的他本来还在被窝里抱着老婆暖和着结果市长亲自打电话挖他起来还挨批了一顿,他到底招谁惹谁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