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帅希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肾虚有什么症状一次夭折的出发-Desperadoooo

一次夭折的出发-Desperadoooo
三天以前,我没有想到西藏之行会这样结束。
其实内心是五味杂陈,不悲不喜,说不清也道不明的情绪,其实三天的时间似乎也并没有发生什么了不起的事情,那么就让我用最平实的时间顺序来记录这一次“藏囧之旅”吧。
1
大年初二,属于娘家。但对我而言,从大年初二开始,我就已经出发了贠怎么读。几乎一夜未眠,约了4点半的出租车,前往机场。到了机场才发现自己来早了,这个时间,一路无车,畅通无阻,竟然只花了半个小时就从家到了机场,而距离飞机起飞还有2个小时。
忘了说明我们的行程安排了。按照计划,我初三从南宁飞杭州,杭州转高铁到上海,和T会和,然后晚上乘坐上海-拉萨的Z164次列车,年初五到达拉萨。基本上,这就是我们全部的计划,至于去拉萨干什么,完全没有计划——一次充满了文艺色彩的觉醒之旅。
7点整,早班飞机从吴圩机场顺利起飞,2个小时后,抵达杭州萧山机场。和南宁比起来,杭州的天气十分寒冷,一下飞机,我就打了个哆嗦。在机场坐大巴到杭州东站,没费什么周折,下雨的杭州朦胧清冷,但我的心情,开始有了一些波澜。
11点31分,从杭州东站坐高铁出发,一个小时后,到达上海虹桥站。正在琢磨是电话call醒T呢还是找个地方去看场电影打发时间的时候,T睡醒了,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坐地铁到中山公园,从2号口出来,他开车来接我。
上海比杭州还要冷,雨将下未下,让天气显得阴冷压抑。
T一个人住,这本来可以算作他和女友的温馨爱巢,但在两人分手后,这看上去就是一个乱糟糟的单身公寓。T和女友的分手,是我们这次西藏之行的起因。他说,一直想找个机会去西藏,现在时间有了,动机也有了。孙艺兴而我,在结束北漂回到南宁之后,大半年的时间一事无成,白白挥霍了许多时光,状态十分糟糕,很想暂时逃离现在的生活,好好思考下一步自己该如何走。
T在网上订好了拉萨的住宿,叫觉醒客栈,我们认为这一切都是天意,这一次旅行,就是我们的觉醒之旅。
T的准备过程令我瞠目结舌,我只背了一个大背包,本着轻装简行的原则,没有带单反相机,能省的尽量都省了。T的行囊其实比我还要简单,他只装了一个小背包的必备品,然而在小背包之外,他有更大的野心。我们洗了车,还给车主,就近找了一家家乐福超市,我买了一个杯子,T买了……青椒、香干、洋葱、泡面、盘子、保鲜盒……
T说,他一直非常期待能在火车上喝点小酒吃点小菜,一直没有机会实现这个看起来非常浪漫非常温暖的梦想,现在他打算做一锅饭菜,带到火车上,一路吃吃喝喝。菜是非常简单的菜,洋葱、香干、青椒和腊肠一起炒,因为青椒买多了,还多做了一个青椒炒蛋,煮一大锅米饭,饭和菜全都装进了大保鲜盒里。除此之外,T还准备了几个硕大的水萝卜、一大袋腊鸡肉、三四根香肠、一袋豆腐干、一个大柚子。以我的经验,虽然这是一趟长达46个小时的火车之旅,但我们也不可能吃得下如此多的食物。
无论如何,我们都准备好了,时间已经有些紧了,20点10分的火车,我们19点出门,居然打不到车。上海下了雨,雨势越来越大,冷得刺骨。好不容易打上车赶到火车站,已经19点40分了。取了票,安检,找到候车室的时候,检票进站的人只剩下大概二十多个人,没有浪费一点时间在等待上,我们径直进站,上站台,上车,刚刚好。
2
2009年,第一次去西藏,也是从上海出发,那是我的毕业旅行,独自一人的毕业旅行。和这次不一样,九年前我的选择相当强悍,48个小时的硬座(实际上由于晚点,最后用了52个小时才到达拉萨),背着同样的迪卡侬60升登山包。我几乎完全忘了那一次我在火车上是如何度过的,心情当然是和此次决然不同的——23岁出发和32岁出发的心情又怎么可能一样?
当然,在大年初三的夜晚,我和T终于坐在Z164一号车厢13号下铺的时候,我的心情还是十分高兴的。因为我们终于出发了。我总是想起凯鲁亚克的那段话:我惊讶地发现,我总是不假思索地上路,因为出发的感觉太好了。世界突然充满了可能性。
真的,出发的感觉太好了。
和我们同在一个铺位的,有一对上海夫妻,一个戴着眼镜看上去像大学生的小姑娘,还有一个戴着眼镜看上去有些精明狡猾的中年男人。一个人的时候,我总是显得自闭内向,不愿意和陌生人说话,但有同伴的时候,我的胆子就大起来了。我和这几个陌生人打过招呼,寒暄几句,得知都是去拉萨的。上海夫妻去旅游;戴眼镜的中年人是广东梅州人,算是出生意差;戴眼镜的小姑娘其实不是大学生,而是辞职之后自己去旅行,当然,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火车上的时间过得很慢肾虚有什么症状,尤其是夜晚小小岳。我和T穿过一节节车厢,穿过卧铺车厢、软卧车厢、7号车厢是餐车,8号车厢开始,变成了硬座。大概这时节去西藏的人不太多,硬座车厢空空荡荡,还有人在向列车长打听能否补到卧铺票。
我们在8号车厢待到晚上10点,往回走的时候,卧铺车厢已经关灯,进入休息时间。简单的洗漱之后,我爬到上铺睡觉。在我睡下的时候,我并不知道,这个夜晚居然就是我和T在火车上待的唯一一个夜晚。
3
我在火车上享受了难得的一次规律作息。不管睡下去的时候是几点,醒来的时候,是早上7点多,我起床,吃了一碗泡面。T在下铺睡得正香,我也无意叫他起床,听听音乐,看看书,火车上打发时间的办法不太多。
上海夫妻玩着斗地主,不时发出咯咯的笑声。戴眼镜的小姑娘也起床了,坐在床上看着车窗外。
10点过后,T终于起床了。这趟旅程的转折点即将出现。
T把我拉到车厢连接处抽烟,低声跟我说,发生了一些事情。原来,在我熟睡的夜里泉友之家,T的前女友打了十几个夺命连环call,要求复合,T打电话打到凌晨2点。前女友在电话里把他骂了一个狗血淋头,让他马上下车回上海找她。
T问我奉节生活网,怎么办?
这个情况显然也是我始料未及的。谁想到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工业霸主!
但我是一个不愿意勉强别人的人,我很清楚,既然T已经动摇九星轮,这趟旅程进行下去意义已经不大了,他既然已经动摇,就说明在心里已经做了选择。而T既然不能同去,我一个人也不太想去了,此时回头,还能回家陪妈妈过生日。
就这样,我和T都迅速做出了决定。车到西安的时候,他下车,订机票飞回上海。我决定在兰州下车,住一晚,第二天飞机回南宁。
我和T的西藏之行就这样结束了。
4
如果你只在陌生的城市待一个晚上,你大概想不出任何理由来讨厌这座城市星爵的父亲,至少对我来说是如此。
兰州真是一个很棒的城市金刚葫芦妹。下了火车,我坐上一个蹦蹦车,前往兰州市市中心西关什字。这是大学好友小裴推荐给我的地方,他是榆中人,在兰州工作ng骑士,但是过年期间,一直在串亲戚,大概是没有时间到兰州来和我一聚了。
兰州是整个中国的地理中心,黄河从兰州穿城而过。我热爱的野孩子就诞生在这里,这里还有低苦艾乐队,不远的白银还诞生了张玮玮和郭龙。我住的快捷酒店离黄河只有百十步远。穿过中山桥就是白塔山公园,中山桥的桥头,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写着“黄河第一桥”,站在中山桥上,脚底下就是浩浩荡荡的黄河。
由于是冬季,枯水期,黄河水并不奔腾滚滚。但是没关系,不管怎么说,我见到黄河了。
晚上就在酒店周围逛了逛,大年初四,很多店铺都没有开门。酒店的对面是亚欧商厦,亚欧商厦的斜对面是西单商场,看来这就是兰州市的市中心无疑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醒来,拉开窗帘猪油膏怎么用,外面下起了雪。雪必然是夜里开始飘起来的,地上已经积了一层。我走到外面,就近找了一家面馆,西亚兰州牛肉面,要了一碗牛肉拉面,太香了!也许别的地方的兰州拉面也是正宗的,但总归比不上兰州本地吃到的兰州拉面全境通告!
吃完面夺命金粤语,坐公交车去看了黄河母亲像,大为失望——太小了!和在网上看到的图片完全不一样。
回到酒店把房间退了,把行李存在前台,去了甘肃省博物馆。
下午三点,我回到酒店,取了行李,打车到火车站,准备坐城际列车去中川机场。兰州的出租车有些意思,竟然是可以拼车的。在我上车的时候,车上已经有一个姑娘。不管是不是空车,只要车上还有座位,你招手,车就会停,问清楚你的目的地,如果顺路,那你就上车吧。与其说是出租车,不如说是出租顺风车。但是价钱怎么算?反正我下车的时候给了15块钱,具体怎么算,我到现在还没弄清楚。
到了兰州火车站,被告知最早的到机场的城际列车是晚上8点20分,显然是来不及了。我只好接受了黑车师傅的建议,和另外三个人拼了车,去中川机场,每个人150元。
16点从火车站出发,17点到达机场,雪似乎越下越大了。我在航站楼外就听到广播,我所乘坐的航班延误了一个小时。
在中川机场等了2个小时,19点20分时,终于开始登机了。等坐到飞机上萧玟铮,又经过漫长的除冰、等待塔楼的信号等等过程,直到20点20分,飞机才终于起飞,而我已经睡了一觉了。
晚上22点40分,飞机抵达吴圩机场。南宁热得像夏天,半夜的温度还有21度。
三天,南宁-杭州-上海-兰州-南宁。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