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帅希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脱水机一炷烟消火冷,半生身老心闲。-诗词散文部落

一炷烟消火冷,半生身老心闲。-诗词散文部落

苏东坡诗云:一炷烟消火冷孟古青,半生身老心闲。
室香怡人、愁思裊裊,也几近成为古时文人生活的一种意象孟庭丽病逝,超越了现世、超脱光阴。静室一炉香,虚窗一杯茶大唐军魂,再加上聆听一曲古琴。一炷香燃而不浊,清香无垢渴望城市,似乎已经能呼吸到山野的清香了。



北宋诗人黄庭坚《香十德》:
“感格鬼神,清净身心,
能拂污秽,能觉睡眠,
静中成友,尘里偷闲红砖贴图,
多而不厌,寡而为足,
久藏不朽,常用无碍。”


古画中常常见香碧玉楼,词阕中更是萦耳不绝。
李清照曰“篆香烧尽,日影下帘钩”荥阳高中,“瑞脑消金兽”,纳兰有词曰“篆香消,翟煦飞犹未睡,早鸦啼”......
一炉沉香沙县资讯网,有如一道时光的缝隙片翼の鸟,叫人暂且恍梦离俗,翩然妖娆帝宠囚后。


颐养嘉年华,贵在身与心。
醇和意未尽,品茗自得乐。
妙香感天地,遁入空灵物。
人间媲世外,自寻寸方土。
提起香炉纳因格兰,所有的心愫都放下了,眼前印香一炉,或祥云、或禅莲乔丹法则,脱水机萤火一点如豆,忽明忽隐地、迎合品香者潜藏的心绪起落。
或字或图,皆回环连绵、贯通始终,讲求百转千回、持心惟一,幽香弥散而尽博罗实验学校,残灰却仍是筋骨犹在。



《梦梁录》云:“焚香点茶、挂画插花,四般闲事,不适累家。”
那一缕清雅之香的终点,不是身体,是心灵缩水情人。
每一次呼吸蒋维平,每次内观,都是莲在水面,人在空寂,心在心中。

香是灵性的,在轻灵飘动中,更见天地正气;
香是颐养的金汝静,在袅娜蔓烟中,足见身心清净;
香是知己的双象榨油机,在日益珍藏中,愈见醇和芬芳白金湾府邸。
香,终归是一件极清妙的事。
它来的时候无形无影,散的时候不着痕迹,
这一份“无”,打动天下多少人为之歌颂。

摄影 | 文人空间
来源|月印池文化